美文精选网(794.sb294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主题美文 > 怀旧美文 > 正文

新二开户:我 的 青 春 之 恋

云鼎作弊方法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1-04-20 20:07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我 的 青 春 之 恋
文/邹文秀(辽宁)
 
茫茫人海,过客匆匆,能相遇已是缘分,心灵相通更是不易,懂得珍惜才是人生最美的风景。佛说:人和人之间,就凭一个“缘”字,有缘之人,终会相见,相伴一生。"千里姻缘一线牵",此话正印证了我的传奇婚恋。
1971年春,我到一分场搞调研。调研结束,准备回总场,在路边等车时,场里的陈荣华干事走过来,笑着说:“邹干事还没走呢?我问你个事儿,你现在有没有对象呢?”我听他这么一问,脸一下子就红了,连说:“没有!没有!”接着他又跟我说:“一场刘场长让我问你一下,如果没对象,他有个儿子在部队,今年24岁,想让你们处一处,怎么样?”我听后,心里一楞,大脑一片空白,来马场三年了,从没考虑这个问题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这时,刚好车来了,我敷衍了一句:“这事没考虑过,容我想一下。”就上车回总场了。
事有凑巧,春播时,我和总场的张场长、李技术员又一起下到一场三连蹲点,抓春播的进度和播种情况。一分场的刘场长也陪我们一起去了三连。刘场长是去哈尔滨接我们这批知青的领导,我们相对比较熟悉些,但有了上次陈干事说的那件事,再在一起工作时就有点尴尬,有时碰面时我就有意躲开。可是刘场长还是找个机会跟我谈了一下他儿子的情况,问我的意见。这次是逃不掉了,只好应付着说:“我要和父母商量一下,征求一下父母的意见。”这时刘场长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张他儿子的二寸彩照递给我,我接过后,慌张地走开了。这样的事从没经历过,也不好意思跟别人说,特别是在当时特殊的年代,个人是不能随便谈恋爱的,必须经过组织同意方可谈。
回总场后,我只能给哈尔滨的父母写信,郑重地说明了此事。我父母对刘场长也算认识。接知青时,他们在哈尔滨见过面。
70年代,军马场的交通和通信都不很顺畅,尤其是大雪封山时,一两个月收不到信都属正常。当时受主客观的影响,我先后收到两封信:一封是对方从部队寄来的,另一封是刘场长转来的他儿子写给我的一封信(装在他寄给他父亲的信封里)。我也没有及时回信。一次,陈干事来总场办事时要我的照片,我给了他一张我与两个弟弟的三人照,这事就这样若有若无的耽搁下来了。
没想到1971年11月11日中午,我午休回宿舍时,在大礼堂门口迎面碰到了同宿舍的广播员小白,她笑着神秘地对我说:“邹干事,海外来人了!”我一楞,顺口问了一句:“谁呀?”她仍神秘地说:“上楼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我急忙走了几步,上楼推门一看,在我单人床上躺着一位身穿军装的男人,用军帽盖着脸。我一下就猜出他是谁了。心想:这人胆子太大了,来信说他11月份探亲回马场,让我去车站接他。我没回信,他怎么就直接到我宿舍了?这下完了,百口难辩,影响大了……当时脑子乱嗡嗡的,不知如何是好。这时床上的人睁开眼睛冲我一笑说:“为什么不去车站接我?不接也来了!”多气人啊,弄得你哭笑不得。他站起身,落落大方的介绍了自己。下午有去一分场的车,他就随车回他父母家了。这一个多小时的见面,甚至连手都没碰一下,却在全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,马场虽大且封闭,但这样的消息却传得飞快。一时间,“政治处邹干事和一场刘场长的儿子谈恋爱”的消息像长翅膀一样传开了。我在舆论的漩涡里挣扎着,非常的无辜,非常的无助……这是我到马场后所经历的最痛苦的一件事。怎么办?全场都知道了,又亲眼见到真人了,就这样我被恋爱了,和刘场长的儿子,也是我现在的先生谈起了对象。
他的探亲假没休完就回部队了,他要顺路到哈尔滨拜见一下我的父母。后从我爸妈的来信中得知,他在哈尔滨呆了三天,受到家里热情接待,与我两个弟弟相处得很好,爸妈从他的言谈举止中也认可了他。就这样,我们正式谈起了恋爱。经历了这么一场风暴的洗礼,爱情来得更猛烈,感情更炽热了。为缓解相隔千里的两地相思之苦,我们定下,不管是否接到对方的来信,10天必写一封信给对方。因两人都擅长文字(他在部队政治处任宣传干事),每次通信都很长,并附有一首首自创的相思小诗,通信的称呼由三字变一字,又由一字变多字,感情逐渐升温,加深……恋爱没有影响我们的工作学习,反而变成了工作的动力。年底,我们双双都被各自的单位评上了先进。
正当我沉浸在爱情的书信往来中,他突然来信说春节过后给我个惊喜。能是什么惊喜,立功了?受奖了?我急切等待他来信告之。可收到信时我却傻了,他竟然提到了结婚,这又让我始料未及。才多大呀,刚刚享受到恋爱的甜蜜,这又把结婚提到了议事日程,接受不了,不理他。来信照回,就是不提“结婚”二字。他一看急了,问我什么意思?我回他:“都不大,干嘛那么着急?我本身做青年工作,不想把自己早早嫁了!”他回信说他都27岁了,在部队已是大龄了。看信后,我都蒙了,陈干事介绍时说只比我大两岁,怎么又长出了两岁?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呀?我这个气呀,去信质问他。他回信让我算一下,他是老高三的,参军时就已是征兵年龄的上限了。是介绍人介绍错了?还是有意瞒我?再计较也没意思。为此,我俩又在结婚日期上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。
他先后搬出他的父亲,他的大哥,我的爸妈也一起写信轮番做我的工作。事情的转机,新二开户:源于我1973年春节回哈尔滨老家。离开哈尔滨这么多年,第一次回家过春节,爸妈高兴得不得了!年前突然接到他的电报:春节回哈,秀接站,x日x车次。我既高兴又忐忑。两年前,马场礼堂楼上短短一个多小时的见面,早已记不清他的长相了,这次去接他,能认出来吗?我早早地来到了火车站,听着广播里播报火车到站的车次,我双眼紧盯着出站口,走出来的军人还真不少,看半天也没看到。忽听旁边有人喊我的名字,侧目一看,他已站在我的身边,定睛细看,1.76米的个子,五官端正,眼虽不大,但仍不失帅气。哈哈!原来长这样啊!
他当时在沈阳参加军区举办的马列主义学习班学习,春节放假七天。知我回哈尔滨过年,他也迫不及待地请假来哈了。他的到来,更增添了春节喜庆的氛围。这是我俩通信两年来首次见面,我们一起看电影,逛公园,看雪后的松花江,防洪纪念塔……没人处,我们可以牵手走上一段,见有行人过来,我们立马松开手,不好意思地对视一笑。
全家一起过春节的感觉真好!在短短七天的相处中,又加速了感情的升华。经过他坚持不懈的努力,我们这场为期一年半的结婚拉锯战以他的完胜而告终。于当年七月,他28岁,我24岁时,在大连正式办理了结婚登记。结束了我这段“被恋爱——两次见面(加起来只有七天零一个多小时)——鸿雁传书”两年多的传奇之恋。标志着我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的结束,未知的军嫂生活的开始。一套毛选,两本语录,两个暖瓶,两套被褥,一对箱子,名副其实的裸婚。这场从部队→哈尔滨→逊克军马场的“旅行结婚”,完成了人生的终身大事……
    博天下电子棋牌捕鱼 奔驰游戏导航 威尼斯人游戏亿万现金回馈 永昌直属现金网 申博太阳城微信充值
    王牌娱乐 新金沙金管家 巴黎人中秋优惠 金沙场开户 世界杯冠亚军投注
    心水博真人升级 一二博评级 实况足球8最新版本 大发888怎么下载 申博现场游戏sungame
    财富游戏总公司 牌九小游戏 申博账号注册 水牛闪电吧 互博国际客户端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