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精选网(794.sb294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短篇美文 > 短篇小说 > 正文

万亿隆娱乐龙虎:相克的姻缘(短篇小说)

云鼎作弊方法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1-05-04 09:49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相克的姻缘(短篇小说)
曹廓
 
十一二岁,我就有了娶个俊媳妇的强烈愿望,可相面先生偏偏说我本命克妻。
十七岁那年暮春的一个上午,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我与一个叫雁的女孩,在大堤坡上相亲。她依株柳树面向东南,我靠棵杨干脸朝西北,可眼角瞄着她。身材苗条的她突然转身看我,被我看个正着。她鹅蛋脸,尖下颌,双目灵动,咦,我喜欢!
订婚时,我家送她一身的确良布,她家回我一双尼龙袿子。
可下年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,“雁”就稀哩糊涂地“飞”走了,让我伤心内疚了好长时间:克妻命忒毒了,订婚竟然不满一载!这事形成了强大的轰动效应,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我克妻,因此我便成了家乡“名人”。姑娘无论高矮丑俊,见我如遇瘟神避之唯恐不速。就连眼有棠梨花的女孩都嫌弃我。
直到上大学时才有个姑娘向我示好。
那年,我考上了Q市师范大学。高中女生文竹也到了这里。万没想到距家千里能与老乡同班,这纯属巧合!
高中时,她爱写诗,校刊、墙报,常有她的大作,落个“诗人”雅号。我们的村庄原本很近,但一直并无交往。原因颇多:那时男女生似隔一道电网,我又性格内向,再加上有克妻心理障碍,一见姑娘,就像进了三伏天:浑身冒汗。
大学期间,我过的是三点一线生活,与她接触不多。每次回家或返校,她都约我同行。说话少,坐站都保持一足距离,但我仍然大汗淋漓。
临近毕业。有天自习课,我在图书馆为写毕业论文查阅资料。她红着脸塞我一纸条跑了。我忐忑不安:“天旷白云游,地阔暗绿州,风雨凄婉鸣,孤独一沙鸥。”
我在感情方面虽然变得迟钝,但还是隐约懂她点意思,因自有“隐”情,见面时只敷衍地夸几句诗写得好,并未传递半点“别的信息”。那年我二十三岁,本是自我意识膨胀的年华,可内心挥之不去的“克妻”阴影固执地抑制了我。
过几天,她又塞我一纸条:“广宇乌帷蒙,独对窗前灯。花墙竹影动,叹是一阵风!”
我并不是不喜欢她!当然,我私下里对女孩早就有一定审美标准的,比如削发、瓜子面脸、细腰型的,我就喜欢。不过她短剪发还算利索,圆四方脸也很耐看,微胖身材亦显青春。我只是对她生命负责,担心万一会克死她,才装聋作哑的。并非像梁山伯那样榆木疙瘩脑袋不开窍。若有梁兄活在现代社会早就蠢死了。
下周,她又塞我一字条:“朝朝立学堂,代代结鸳鸯。前朝梁伯去,仍怜旧同窗!”后缀:“傻帽!”
天大的冤枉!敢斗胆严正申明:我要是傻帽,天底下聪明男人就少了一个翘楚!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。先前那女孩的死,与我订婚是否有直接关系,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证明,但人命关天,不能儿戏!前车之鉴总不能不借吧!
我想,我们两村离的很近,她家人该知道我克妻啊!难道天下还真有不畏死的主!我决定找个机会给她郑重说明。
下课后,我偷偷塞她笔记本里一字条:下周日甚望能在人民公园单独会面。晚饭时她附我耳边吟句诗:月似故人能赴月,……
周日那天,原定早饭后就去人民公园。可天公不作美,黎明时哗哗的大雨响着不变的节奏。过星期天同学都有事忙活,我独在寝室啃方便面,无心看书,坐卧不安。
大雨一直下到后半晌,西半天的太阳才从云缝里羞羞答答地露出了笑脸。
我忙下了宿舍楼。甬道旁的她见到我,便出校门向西走,我没事人似的往东走几步又折而向西。那时大学严禁谈恋爱,学点“地下工作者”的经验绝非可有可无的摆设。她走段路停下,我装找东西站住;她往前走了我才随行。我暗暗叮嘱自己:影响还是得注意的,逮不住黄鼠狼弄身骚的结果并非我的美好愿望。到铁路桥西边的公园,再竹筒倒豆全抖落出来,该咋的咋的!
桥洞悠长,光线幽暗,积水昏碧。我们本来该靠右边走,可左边才有窄窄的干路。文竹穿高跟鞋,提着裤腿慢走。我手插裤兜很酷地甩下偏分发,加快脚步跟上,想英雄护美呗!
不好!一个黑脸大汉张着双臂向她走来。“啊!”文竹惊叫一声双手抱头蹲下来。我头发竖起,血贯面门。虽然她不是我女友,但面对流氓“该出手时就出手!”我虽然瘦,但瘦得气质,瘦得精神,平时偷偷练过两手,便使了个李小龙二踢脚的招数,箭步向前,“嗖”的一个飞脚。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玻璃碎了一地。原来那大汉张着双臂端块玻璃过桥洞呢!
实在尴尬!映着波动的水光,看到血染红了大汉的手。我赶忙道歉,拉他到附近卫生室处理伤口,把仅有的几元钱赔了他。文竹也连声说对不起。
“突发事件”平息,我们进了公园,在花亭中的石凳上坐下来。
周围一片绿植,小桥流水,花红鸟鸣。我指着亭边的榆叶梅说:“这种花树咱老家没有呵!”
她瞟我一眼低下头:“没有。”
“俺家在村南头,院里长棵老榆树,你见过吗?”
“俺娘见过。”
“俺家情况你了解?”
“了解。”
“先前我订了婚,相面……”
文竹“啊“一声,原来我的腿出了血。她忙搀我去了那家卫生室,给我包扎伤口。“偶发事件”一来二去,我话没说明。
第二天下晚自习,她塞我一纸条:“雨后知草劲,桥洞见真情。海枯志不渝,只栖一梧桐!”
我想:“她既然这样大无畏,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,我再拒绝不比梁兄还傻帽了!”我擦下额汗把心一横说:“谁反悔谁是狗狗!”
大学毕业,俺俩分配到一个中学。
下年五一节我们喜结连理。结婚头天晚上,我心里一直像揣个小兔一蹦一跳的。刚眯上眼就梦见文竹成了阎王奶奶的客人。
第二天,两同事胸戴大红花,骑自行车娶她。我胆颤心惊,总算见她平安到了俺家,不争气的泪笑着跳出了眼眶。
单位分给两间宿舍,我们便开始了新的生活。我内心时常拉张弓,弦绷得紧紧的。日后,相“克”的事还是不期而至了。
婚前看她温柔,婚后才知柔中藏“刚”性;婚前看她勤快,婚后才知是个懒虫。我是“大男子主义”,她是“巾帼英雄”。我不爱做饭,她说一进厨房就头疼,这些还能通过“AA”制解决。最让我头大的是,她有写诗的嗜好,竟然严令用诗句进行日常交流,否则井水不犯河水!
清晨,伴着乌鸦的叫声我被打醒,有令传来:“天都啼金鸡,东隅过白驹。呼君御厨去,新房饿娇妻。”
没法子,我轮值。
上午放学,我浑身散了架,躺床上刚想迷糊。又来一支令:“教学日到午,汗滴桌上书。唤郎送餐来,腹内直咕噜。”我无语。
晚上,我正专心致志批改学生作文,无心听近处虫吟,没意闻校外狗吠,一支令来:“残月挂西楼,嬴女玉箫休,青鸾思携手,条溪盼鱼游。”我果断回言:“残月西斜星光明,嬴女新停洞箫声。吴刚一日御厨事,无意再奉玉酒盅。”
磕磕绊绊的日子,我总有挥之不去的克妻阴影。结婚两年后,在那间职工宿舍里,她生个白胖小子。老师都夸儿子直挺的鼻梁像我,学生说儿子忽灵灵的大眼仿她。我在高兴之余不断暗中祈祷:“等孩子长大才克她吧!孩子离不开妈呀!”
儿子两岁那年的年假里,万亿隆娱乐龙虎:文竹得了急性阑尾炎,上吐下泻。她入院动了手术,我心里像压个秤砣,一直沉甸甸的。住院的第八天晚上,医生说,文竹病好了,天明就可出院。可晚饭后她毫无征兆地发起烧来。我忙叫来医生,开方,取药,挂吊瓶。
电灯光下,她喘着粗气,脸红得像红布,仍吵着搂儿子睡,不顾天寒将扎着针的手放外边,喂儿子吃奶。她一晚上尽说胡话,“我给你养个小子……没坑你吧?你要照护好咱儿子……等他大了,才娶……。有后妈就有……”
我吵她,胡咧咧个啥!想着克死她后儿子哭闹着向我要妈的情形,我忙把脸扭向暗处,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往下落。我一次次给她量体温,一遍遍默默祈祷:“等儿子大了才克死她吧!”那一晚,我给她换药,敷热毛巾,一晚没睡,哭红了双眼。
天黎明时,她烧退了。八点医生查房时,吃嘛嘛香,嘛事没有。下午五点出了院,我才松了口气。
晚上,我端给她一碗喷喷香的面条,她给我一字条:“仲卿怜兰芝,生当死别离。此伤比翼鸟,彼损连里枝。”我有种想哭的冲动,忙扭脸一边。在她出院后两周里,我全包了家务,无怨无悔。
以后的日子里,仍少不了磕磕绊绊。我一直本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原则,有时让着她,但与怕老婆没一毛钱关系。
我常暗暗祷告,等儿子结了婚再克吧!
终于盼到了儿子大学毕业后结婚。春节前一个星期连忙带喜,我一紧张突然失去知觉。醒来时,见文竹抓着我挂吊瓶的手,眼哭得象两颗红葡萄。出院后我给她胡谄几句:“青青蔓草思秀芳,滔滔河水盼情长。爱心莫与草争发,一段河水一段伤。”许是被我诗情所动,或是给儿媳做示范教育,出院三周她都没让我干家务。儿媳妇帮着切菜、刷碗。我与儿子过上了“男主外”的甜蜜舒坦的小日子。
儿子儿媳上班走后,我又“该干嘛干嘛”了。
两年后,文竹又得一次病。我又祷告,等她退休后才克吧!
她退休比我早,我祈祷等我退了休才克吧!
终于我也退休了,一切如愿!
事实无可辩驳地证明,“克妻”之说纯属无稽之谈。年纪一大把就算真克又能咋的。既然这样,对不起!即使乱了大谋我也“小”不忍了。再来字令,我大吼:“收起你的鸟语,请说人话!”我向她严正申明:“从今以后就是不做饭!就是不洗碗!就是不扫地!就是不用诗句交流!有本事你向法院告呗!”她一脸委屈,我满脸坏笑!
但有时候我仍免不了说个软话什么的,不过那只是策略,与怕婆姨无关!男子汉大丈夫,顺时而动。你想啊,按武术套路,不回拳能打痛人吗?
那天,几个文友在天香公园举行“文会”。其间刮了阵凉风,几片木叶飘到近处的菊花瓣上。我禁不住打个喷嚏,看看旁人都穿着绒线衣,便给她一道“令”:“亲爱的!烦劳你送来上衣一件!”久无回音。我知道,该出“绝招”了,便瞎诌几句发去:“天香环水流诗盅,长幼贤才聚兰亭。黄叶卷地知风凉,孟姜女贤送暖情。”
不一会,她屁颠屁颠地送来了上衣,兜中仍少不了一张字条:“西叶落兰亭,东楼媪大惊,不是诗园友,谁肯送衫绫。”
文友无不羡慕我们夫妻恩爱。其实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,近邻居可以作证,我们关系那是相当的紧张。一次,为了让她洗几件衣服,我讨好她写了几句顺口溜。她看后乐了,不仅给我洗了一堆衣物,当我用“跪地板”的新法锻炼身体时,还热情地替我捶背。不巧让对门二嫂闯个正着,那二嫂是有名的“小广播”,马上宣扬开去,传得沸反盈天的。理论普遍认为我退休后患了标准的“妻管严”症。
她为了减去一身赘肉,每天清晨六点就开始跑步。公园拐弯处,几家的狗常友好地狂吠着“迎接”她,她便严令我“护驾”。不得已,她在前边跑,我只好举棍随后跟。路人见了无不唏嘘,评论我是典型的“虐妻狂”。
绉纱婚纪念日,我再不掖着藏着了,讲了克妻命的事。她笑喷了饭:“你那点破事,谁人不晓?你是出名的克妻人,我可是个隐蔽的克夫命,只有我妈知道。后来我大胆决定嫁给你了!”
“真邪门了!啥意思?”
“这道理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!哲学上,对立有统一;化学上,酸碱可中和;数学上,负负化为正.....”
后来,她死于车祸。我明明知道与克死她无关,可一边哭着一边后悔:退休后太不该不把她当根葱了!
 
    中原娱乐集团 体彩7星彩算法 澳门新葡京免费班车登入 拉斯维加斯游戏官网 利高信誉最佳
    申慱代理网 bbin网址 博e百游戏官网 红树林棋牌赔率彩金 沙龙365娱乐网
    太阳申博娱乐 澳门老葡京集团官网 尊龙娱乐官网 天鸽游戏中心捕鱼 久久手机娱乐网
    shenbo138 网上现金棋牌 申博娱乐官方网站可靠吗 威尼斯网址登入 澳门威尼斯最新网站